印度拒绝参与RCEP中国能否主导下一轮全球化

发布时间:2019-11-18   转载请注明:http://www.xingyingzhao.com/niboerxinwen/2019/1118/1780.html 
字号:

  

印度拒绝参与RCEP中国能否主导下一轮全球化

  2018-2019财年,印度总体贸易(含商品贸易和服务贸易)逆差从上一财年的844.5亿美元增至1036.3亿美元。印度商工部长戈亚尔7月时曾表示,过去3年来,印度对25个国家和地区的贸易逆差持续扩大。

  印度现在的心态比较纠结。一方面,印度希望搭中国经济增长(如一带一路和自由贸易区)的快车,带动自身经济发展;但另一方面,印度想要做“有声有色的大国”,在印度洋地区建立独霸地位,因此非常防备中国在印度洋及与之毗邻的东南亚地区任何增强影响力的行动。

  印度作为当今经济增速最快的主要经济体,其体量和潜力都是不容忽视的,如果印度能参与到RCEP中来,对这一全球最大自贸区的影响力将有巨大助益。

  尽管印度出口有所增长,但贸易逆差还在不断扩大。主要原因是原油、电子产品、钢铁、化工、焦炭、化肥和机械等产品的进口增加。这些产品占2018-2019财年进口总额的70%以上。

  莫迪面临着不小的国内舆论压力,对于加入RCEP进一步降低贸易门槛,印度国内持较负面的评价。从下图可以看出,印度进口商品来源一大半都是RCEP所在的亚洲国家。不少批评声音认为,印度已经对其他15国存在贸易逆差,加入RCEP会带来更大规模的进口货物。因此印度此次拒绝加入RCEP就不奇怪了。

  现在的中国,可以类比18、19世纪的英国或者20世纪的美国,我们的产品已经走遍世界(有些战略产品还限制出口,如重型自航绞吸船),而进口的主要是原材料和中间环节半成品。我们要充分自信,商品领域的开放和自由贸易将带来巨大的利益,是我们未来很长一段时间要坚持不懈推动的。

  中国现在推动世界贸易自由化,已经是顺其自然,水到渠成,因为中国的制造业实力是全球独一无二的,尽管在部分高精尖技术领域还有短板,但从规模、成本、质量、全球供应链角度来看,都是短时间内其他国家无法替代的。越南、印度成为不了下一个中国,制造业也不会回流美国。

  16个国家参与,而现在只有15国完成谈判,少了的那一个就是印度。据《印度时报》报道,印度政府高层认为,RCEP的协议谈判中并没有顾及印度的一些关键顾虑。印度总理莫迪认为这个协议未能照顾到印度包括农民、商人、工人、消费者以及各行业的利益。因此莫迪在RCEP第三次领导人会议上宣布印度不会加入该协议。

  因此我们需要对印度表现出充分的理解与尊重,不能强硬,更不应显露出甩开印度,将其孤立的态度,如现阶段就将印度排除在RCEP之外。

  而印度现在试图依靠制造业融入全球贸易体系,时机就没那么好了。作为主要消费市场的西方国家,现在深受自动化的冲击,高薪的制造业岗位减少,消费能力下降。劳动力只能去竞争低端的服务业职位,但人们不愿意承认问题出在自己身上,更乐意接受“外国廉价劳动力抢走了你的工作”的说法,所以民粹主义、经济民族主义重新抬头。同时考虑到人均负债水平处于高位,过去三十年靠刷信用卡、靠借贷消费的增长模式也难以为继。

  中国可以借这一轮机会,更多地参与建设各类自贸区,从规则制定层面发挥更大影响力,进而主导下一轮的贸易自由化浪潮。

  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印度都将视中国为战略上的竞争对手,所以我们也不必奢望印度能发自内心地信任中国。虽然悲哀,但国际关系仍是马基雅维利式的,我们改变不了印度的想法,只要印度愿意合作共赢,双方都有利益,这就足够了。

  逆全球化浪潮风起云涌,短期内都不是一个以制造业打入国际市场的好时机。在这种环境下,印度想要承接制造业中心的地位,以工业产品为突破口,进入全球贸易体系,在政治上存在很大的阻力。而印度又缺乏“人无我有”的独特优势产品,所以至少在可预期的将来,印度制造业战略恐怕难以成功。一旦关税壁垒降低,印度不仅拿不出什么拳头产品来占领海外市场,恐怕还要损失不少国内市场。

  恐怕还真不行。在过去三十年的发展过程中,中国是幸运的。苏联解体后,西方对未来充满希望与憧憬,中国改革开放也进入了高速发展期。西方认为中国的改革会自发地促使政体也向民主化发展,民众也乐于享受中国提供的廉价商品,所以政府层面对中国的崛起抱一种“善意的忽视”。

  但在以美国为首的保护主义倾向抬头的当下,全球化可能会遭遇一段时间的逆流,此时RCEP这样的区域性自由贸易区的重要性将有所提升,甚至可能成为一种主流。

  莫迪本身就是靠经济政绩上台的,今年好不容易成功连任,而且面临紧张的经济环境,印度恐怕不会在现有条件下加入RCEP。

  据新华社报道,第三次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领导人会议4日在泰国曼谷举行。与会领导人在会后发表联合声明,宣布RCEP15个成员国结束全部文本谈判及实质上所有市场准入谈判,并将致力于确保明年签署协议。

  当然,这只是冠冕堂皇的说辞,印度真正担心的是自贸区带来更大的贸易逆差,冲击国内产业。莫迪于2016年启动一系列经济改革之后,印度的经济增速滑坡,贸易逆差重新开始加大,给莫迪带来了较大压力。

  很显然,印度不甘心永远处于国际分工产业链的底层,而要向上层攀登,路径就是发展制造业。莫迪于2014年上台后很快提出了“印度制造”战略,虽然发展不如预期,但仍坚持至今。

  当然,如果RCEP给印度开出更加优惠的条件,那也有可能形成“RCEP(15)+1”的格局,而这涉及复杂的利益交换,短期内难以成型。

  不过,印度仍有加入RCEP的可能性。此前出于对印度顾虑重重的不满,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曾表示愿意暂时在没有印度参与的情况下达成RCEP。但此后,其他RCEP参与国还是表示,希望最终达成的RCEP能够覆盖16个国家,包括印度。此次RCEP领导人会议的声明称,(尽管)印度有重要问题尚未得到解决,所有RCEP成员国将通过合作,以各方满意的方式解决这些问题。

  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精神虽然可嘉,但现实恐怕会让印度失望。印度总想和中国对标,既然中国能凭制造业逆袭,凭什么我不行?

  RCEP是由东盟10国发起,邀请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6个对话伙伴国参加,旨在通过削减关税及非关税壁垒,建立一个16国统一市场的自由贸易协定。协定目标涵盖约全球人口的一半,GDP的32.2%,贸易额的29.1%,达成后将成为全球涵盖人口最多、最具潜力的区域自贸协定。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俄罗斯建筑
英国明星
印度科学
德国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