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力投送:澳大利亚陆军与海上战略

发布时间:2019-11-21   转载请注明:http://www.xingyingzhao.com/jianadajunjian/2019/1121/2005.html 
字号:

  尽管如此,从上世纪80年代起,随着海军战略与大陆战略的分野,澳大利亚皇家海军与陆军的战略走向也逐渐分离开来。这种做法最终导致澳大利亚军队能够服务于政府的军事手段选择余地减少了,而不是增多了。令人欣慰的是,2009年版国防白皮书《在亚太世纪保卫澳大利亚:军队2030》(Defending Australia in the Asia Pacific Century: Force 2030)提出海上战略,有助于结束这种陆、海军分离发展的局面——在海上战略概念下,各军种在联合作战概念中都担负着一定角色,而且各军种之间是相互配合、相互协作的关系。 在国防白皮书中,对为完成政府既定战略目标而应实施的资源分配与能力验证着墨较多。本书从澳大利亚陆军地面作战研究中心选取的几篇文章并不关注这些问题——既然已经有许多人或相关单位在进行这样的思考。相反,本书的目的有两个:一是塑造一种思考环境,以便使澳大利亚陆军官兵(也包括其他军种官兵)对海上战略、海上战略给澳军带来的机遇以及实施海上战略的人才需求有正确的理解;二是帮助陆军高层领导与指挥员成功推进政府的战略指南。 对澳大利亚陆军官兵而言,这种基于海上战略的国防政策可能会带来一些内心的不安。而事实上,这种心理反应是不必要的。“海上”并不意味着“海军”。海上战略强调以大海为机动媒介的联合作战形式,但其目标在于对陆上目标施加影响。无论如何,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与战略利益,澳大利亚这样的海洋国家采取海上战略是必然的。 本书分为四大部分。在《海上战略与澳大利亚陆军作战》(Maritime Strategy and the Operations of the Australian Army)一文中,艾伯特帕拉(Albert Palazzo)博士详细阐述了海上战略的定义,并将海上战略与海军战略进行了具体比较。他以澳大利亚军队从前实施海上战略的一些经验教训出发,证明为何海上战略在有的情况下成功、而在有的情况下失败。基于此,作者进一步总结得出海上战略应遵循的指导原则,同时指出应避免的“陷阱”。在《滨海地区机动作战:澳大利亚陆军未来作战中的角色》(Manoeuvring in the Littoral: Prospects for the Australian Armys Future Role)一文中,安东尼特伦特(Antony Trentini)先生重点阐述海上战略的优势,并证明海上战略与当前陆军发展战略的适应性。在《两栖作战》(Amphibious Warfare: A Discussion Paper)一文中,乔纳森霍金斯(Jonathan Hawkins)中校论证了澳大利亚陆军为担负起国家安全赋予的重任,而需要做出的积极变革。霍金斯用一个严苛的案例表明,尽管澳大利亚直升机船坞登陆舰(LHD)已经列装数年有余,但陆军必须在编制体制、部队结构、作战条令方面均做出重大转型;否则,就不可能有效利用澳军先进的两栖作战装备。本书的最后一部分是由马尔科姆布雷利(Malcolm Brailey)上尉汇编的读物列表,可作为陆军参谋长必读书目的有益补充。 总体而言,本书为澳大利亚陆军领导理解未来战略指南、推进编制体制改革与促进作战条令修订,提供了一个逻辑起点。挑战是一定会有的,但唯有迎难而上。最后要说的是,地面战争研究中心期待人们对陆军实施海上战略展开积极而热烈的讨论,我们诚邀您的加入。 2009年版国防白皮书《在亚太世纪保卫澳大利亚:军队2030》的发布,标志着澳大利亚国防战略正在向海上战略转变。像历史上雅典、美国等强大的海洋国家一样,澳大利亚正在寻求通过海上战略更好地实现其国家利益。 本书由多篇文章编辑而成。有的文章对海上战略相关概念进行深入考察,有的文章则重点分析海上战略实施的作战需求、部队编制需求与作战条令需求。总之,本书不仅为澳大利亚陆军(以及空军、海军)实施现代海上战略提供了逻辑起点,而且为澳大利亚陆军(以及空军、海军)实施海上战略指明了努力方向。 澳大利亚陆军地面战争研究中心成立于1997年,是在原有7所相关研究机构合并的基础上组建的。 未来几年内,为了推进海上战略,澳大利亚军队的武器平台与系统将陆续更新换代。然而,获得这些装备仅是现代军队转型的很小的一个组成部分。欲将这些先进武器装备转化为作战能力,美国试管婴儿多少钱是什么意思澳大利亚陆军就必须拥有新观念、新条令、新程序,当然更重要的是创新思想。《军力投送:澳大利亚陆军与海上战略》一书正好为澳大利亚陆军官兵提供了思考海上战略的逻辑起点。 海上战略是一个与战争一样古老的线多年前的伯罗奔尼撒战争中,雅典人和斯巴达人就曾为海权而斗争,其中许多内容与今天或未来澳大利亚国家的海上战略有相似之处。此外,澳大利亚国家本身也有在海上环境投送兵力与作战的漫长历史。澳大利亚军队实施的第一次联合作战发生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期——澳大利亚派遣海军与远征部队前去攻打被德国人占领的新几内亚(New Guinea)。1915年,在加里波利(Gallipoli)战役前夕,澳大利亚也确立了明确的海上目标。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士兵们从澳新军团湾(ANZAC Cove)登陆,并不是为了占领陆地,而是要打开达达尼尔海峡(Dardanelles)通道,以便后续舰队进攻伊斯坦布尔(Istanbul)。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九个月的“托布鲁克鼠”(Rats of Tobruk)围困战中,舰队也担负主要作战任务。此外,在太平洋战区与日军的作战中,陆军的军事行动大多也发生在海上环境。 在2009年版国防白皮书《在亚太世纪保卫澳大利亚:军队2030》(Defending Australia in the Asia Pacific Century: Force 2030)中,澳大利亚政府为澳大利亚军队赋予两项重要的战略任务——一是实施国家未来战略;二是有效运用现有部队结构、装备、人员,推动新国家战略构想的实现。换句话说,新国防白皮书为澳大利亚军队提出了清晰的战略指南。既然澳大利亚国防政策的基本原则是“力求依靠本国力量保卫国家”,那么很显然需要采取海上战略。这并非意味着传统国防政策的改变,而是说当前海上战略作为澳大利亚国家安全的重要支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迫切。 地面战争研究中心的宗旨是:促进人们对地面战争更为广泛深入地理解,为澳大利亚陆军地面力量运用提供一个学术交流平台,同时提高澳大利亚陆军内部的职业化水平。地面战争研究中心不定期发布一些内部报告与外部出版物,组织召开一系列会议、研讨会与辩论会。 2009年版国防白皮书《在亚太世纪保卫澳大利亚:军队2030》的发布,标志着澳大利亚国防战略正在向海上战略转变。这对澳大利亚陆军提出了全新的挑战,本书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产生的。全书主要收录了四篇有关澳大利亚陆军与海上战略的文章。其中,有的文章对海上战略相关概念进行深入考察,有的文章则重点分析海上战略实施的作战需求、部队编制需求与作战条令需求。总之,本书不仅为澳大利亚陆军(以及空军、海军)实施现代海上战略提供了逻辑起点,而且为澳大利亚陆军(以及空军、海军)实施海上战略指明了努力方向。 尽管澳大利亚军队曾有过一段推行海上战略的历史,但加里波利(Gallipoli)登陆作战之后又重新倚重于传统的陆上防御思想。因此,对澳大利亚大多数军人而言,海上战略是一种新奇的事物。本书的目的就是要促进当代澳大利亚军人对海上战略的理解与认识,为澳大利亚各军种转型奠定坚实的基础。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俄罗斯建筑
英国明星
印度科学
德国联赛